小九

大家觉得这像谁•••••

摸得安雷,真是爱死他们的日常了

[安雷]渴血症
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 猎人安&恶魔雷
        ooc我的,安雷也是我的
        私设有,流血有(大概)
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写,bug无可避免,文笔渣,还请大家自行避雷………………


    
夜晚是美丽的,亦是危险的。就像藏匿在其中的野兽,神秘而凶猛。
  天空昏沉沉的,好像随时会掉下来。黑压压的云闷着,给人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受。安迷修推开窗,看了看远处,
  要下雨了,他想。
  偏僻荒凉的小镇,破旧不堪的教堂,还有等待生命终结的神父。真是讽刺,安迷修整了整黑色的教父服,缓缓走下楼。他是猎魔人,是以斩首恶魔为己任的,上个世纪曾倍受瞻仰的猎人。那时世界还是一片混沌,鬼怪纵横,痛苦和哀嚎几乎震彻整个大陆。
  顺应自然的,猎人出现,开始大规模反抗,直至最后,将所有恶魔击退并赋予诅咒,任何恶魔一旦见到阳光,便会浑身溃烂,焦灼而亡。
  冷风吹进大厅,将安米修的思绪拉回到这个破旧的教堂。他不可避免的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上的木头,枯黄年迈,
  就像他们一样。
  猎人不知从何而来,但却拥有可以匹敌恶魔的力量。他们不怕阳光,骁勇善战。领导着人类,走进光明胜利的殿堂。
  那又怎样呢?安迷修笑了笑,缓缓走过祷告台。
  人类是自私的,更是无情的。可悲就如他和他残败的教堂一样,被埋进土里,任其腐烂到遗忘。
  走出教堂,外面的花园里倒是有不少花。那是安迷修师傅还在世时种下的。现在她走了,就全都有安迷修打理。
  安迷修还是很喜欢这些花的,看到他们,回不自觉的回想到师傅。
  于是他走过去,打算趁着雨没下之前,再怀一怀旧。
  就是这么一走近,安迷修的神经立刻绷紧。
  血
  有血的味道。
  淡淡的血气弥漫在他精心呵护的花朵间,令安迷修久违的皱了皱眉。
  他没有义务也不想管这种事。荒凉偏僻的小镇,经常被流放者或恶徒当成据点,打架斗殴是常事,流血更见惯不惯。以前不是没发生过。只要他们不来打搅安迷修的清净。安迷修也就是当做自己的地盘又来了几屁野狗而已。
  但打到他的花园里来,就是家犬,也要看教训一下了。
  缓缓起身,被打断还没开始的怀旧的男人很不爽,他盯着周围看了一圈,很轻易的找到了藏匿在篱笆后的人。
  他告诫自己不要动真气,对方只是一个人类,但到师傅的花园时,又不禁握住了拳头。
  这就触及底线了.
  一瞬间,极寒的冰魄化作疾矢,朝着篱笆就窜了过去。这一击是有控制角度的。冰魄稳稳的插在篱笆旁边的墙上。
  挑一挑眉,没有任何人或物蹦出来。
  难道……吓傻了?
  继续不动声色,安迷修缓缓移动脚步,走近篱笆。
  如果是活人,安迷修不介意陪她玩玩。毕竟这样的乐子可不多见。但如果是死人……
  那就要赶紧处理掉,污染了花园还不如做肥料来的实惠。
  终于,安迷修停下脚步神色少有的变了变。因为,他的花园里,居然躺着一个恶魔。淡淡的血气是从他胸口发出来的
  他受伤了,而且伤的不轻。不然不会昏迷不醒。
  能让恶魔这种回复力巨强的怪物受伤……安迷修自顾自般摇了摇头
  就只有猎人了。
  眼下这只,怕不是哪只猎魔人的猎物,逃跑时误打误撞来到了教堂。
  天已经阴透了,远处还能传来闷雷的嘶吼。
  是大雨啊……安迷修想,回过神,他草草检查了花园,细心的为柔弱的回忆盖上遮雨布。正要转身回去,安迷修忽然又瞥到了篱笆后的人。
  他不得不承认,恶魔真是生的一副好皮囊,白皙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柔软的头发还有诱人的身姿……
  好吧,安迷修不可质疑的被小小吸引了一下,
  看了看将至的雨夜,安迷修叹了口气。大雨会冲刷伤口,导致发炎。绕是恶魔,不做任何处理,明天他只会发现花园多出一具尸体。
  可那是只恶魔,而他是个猎人……
  终于,赶在雨大前,安迷修将恶魔抱到了自己的卧室。
  虽然少有猎杀活动,但猎魔然丝毫不会松懈练习,修长的手指上带着一层薄薄的茧。他将恶魔为数不多的衣服脱下,处理起伤口。
  伤的很深,似乎还有净化的残留,抑制住了恶魔强大的恢复力。
  难怪他会这么虚弱,安迷修娴熟地剃下烂肉,上药,包扎。大概是哪个猎人打算先打消耗战,然后再一举击杀。想到这,安迷修包扎的手滞了滞。
  算了,既然有本事在他的地盘搞事,动他一个猎物也不算过分。
  继续着手上的包扎,直到恶魔的呼吸平稳起来。
  借着油蜡,眼前恶魔的脸上仿佛染上了血色,慢慢的出现生机。
  但接下来安迷修又犯愁了……他醒了怎么跟他解释,我是猎魔人,怕你弄脏我的花园所以救了你……
  不不,怎么想都怪怪的。
  要不等雨一停,就把它丢出去吧,反正净化的腐肉已经剔除了,
  可他等啊等啊,雨就是没停,油灯的光微乎其微,马上就要熄灭了。无奈,安迷修起身脱下肥大的服装,黑色教服下,男人的身躯精壮有力,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。
  将挂在衣架上的,自己平时的衣服穿好,看了看床上呼吸均匀的恶魔,终于还是妥协般靠到了沙发上,幽绿的眼睛暗了暗,慢慢的闭合上。
  晦暗的天空,倾泻的暴雨,还有传来哀嚎般的雷鸣,为什么世界的景色如此反复无常……慢慢的,本是平静的脸,渐渐狰狞,仿佛有血肉绞烂般低沉的嘶吼,罪恶的呢喃充斥着房间,与窗外的雨声混在一起。
  再睁眼,却是如血一般狰狞。